新華網 正文
《瑯琊榜》后,《長安》再現硬劇傲骨
2019-07-03 08:19:58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雷佳音飾張小敬

  易烊千璽飾李必

  《長安十二時辰》(以下簡稱《長安》)6月27日在優酷上線,迅速以豆瓣8.7的高分,成為2019的現象級口碑劇王。創新懸疑劇作結構、電影級畫面質感、精確的服化道都成為話題引擎,引發網友熱議。同時,劇中張小敬、李必心系家國的人物設定以及巨大的情感張力,都不免讓網友想起4年前的《瑯琊榜》,有網友留言,“這是《瑯琊榜》后我又一次看到的‘良心’大劇。”

  細節

  張小敬件件衣袍“有良心”

  從《長安》開播至今一直是微博、抖音熱搜榜單上的常客,網友的熱議從該劇的電影質感、跌宕起伏的情節到細節上服飾、妝容、道具的討論,都讓人想起了當年的話題之作《瑯琊榜》。比起《瑯琊榜》架空的歷史背景設置,《長安》“擔負”著還原唐朝世貌的職責顯得更為艱巨。

  在張小敬一人身上就體現出了唐代不同身份的服裝特質。之前作為一個“警務”人員,張小敬穿的是一件暗褐色圓領袍,是當時公職人員的常見裝束;他去街上對抗危機制造者的時候,穿的是一件西域獅子連珠紋的袍服,體現了胡風在唐朝的廣泛流行;劇中還有一個張小敬身為士兵的閃回,他穿的是一件土黃色圓領的袍子,在唐代士兵是白色圓領袍居多,但駐守在西域邊疆的是土黃色,考慮到他們要長期在戈壁灘作戰,著裝上需要隱蔽性。對細節的考證也展現出作為一部“良心劇”精致的打底色。

  人物

  張小敬李必惺惺相惜

  《瑯琊榜》中最令人動容的是一顆赤子之心的“麒麟才子”梅長蘇。十二年前,七萬赤焰軍被奸人所害,導致全軍覆沒,冤死梅嶺。只剩下少帥林殊僥幸生還,十二年后,林殊改頭換面,化身“麒麟才子”梅長蘇,暗中幫助昔日摯友靖王成為最后的贏家。

  比起“臥薪嘗膽”十二年的梅長蘇,張小敬帶著更為濃郁的江湖氣息。張小敬號稱“十年隴右兵,九年不良帥”,人送外號“五尊閻羅”。可就是這么個看似無情的狠人,當得知“赦死罪”是一句空談,而長安真的陷入巨大危機時,還是將百姓安危放在了首位。李必雖是官府中人,行事大膽,大義取舍。在長安城陷入危險境地時,張小敬和李必是同道中人,兩人在亂世中惺惺相惜,以“舍我其誰”的魄力拯救百姓于危難。無論梅長蘇,還是張小敬抑或是李必,即便身陷陰謀與黑暗的斗爭中,從未動搖過自己的守護。

  立意

  家國情懷不再是空談

  《瑯琊榜》和《長安》中的人物有一個共性,雖然他們沒有振臂高呼過一句愛國口號,可“家國情懷”始終埋在心底。梅長蘇隱姓埋名十二年,最終再次為國效忠。張小敬不得不出賣自己的暗樁小乙,一面是長安百姓,一面是自己的兄弟,最后張小敬選擇放棄不良帥的身份,他對小乙說“如果有來世,我給你做暗樁。”

  《瑯琊榜》的氣質是冷,《長安》的氣質是硬,每個人物,張小敬、李必、崔器,都性格剛烈,美術風格也是。攝影在這部戲里有大量直射光,突出硬的氣質。

  在劣幣驅逐良幣,大量粗制濫造不知所云的古裝劇涌現的市場下,《長安》再次展現了一部優質大劇的風范,對堅韌不屈人性的體現以及細致精良的制作是在任何時期都應該被提倡的創作觀。前有《瑯琊榜》,今有《長安》,給電視劇制作行業再次樹立起一部真正“硬氣”的好劇標桿。

  采寫/新京報記者 劉瑋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旅游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旅游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中意在重慶開展聯合警務巡邏
中意在重慶開展聯合警務巡邏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02475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