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為何這位立陶宛“鬼才”總出爆款戲?
2019-07-03 08:19:31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偽君子》劇照。主辦方供圖

  奧斯卡·科索諾瓦斯。主辦方供圖

  2019第八屆林兆華戲劇邀請展第二部亮相的作品莫里哀諷刺喜劇《偽君子》將于7月3日-5日在天橋藝術中心上演,該戲由曾多次帶作品來中國,且作品均成當年“爆款戲”的立陶宛導演奧斯卡·科索諾瓦斯執導。《偽君子》作為法國喜劇大師莫里哀的經典名作,被后人不斷改編,此版為奧斯卡創排的立陶宛國家話劇院版本。

  奧斯卡擅長將經典文本賦予當代性的解讀,此次《偽君子》從表現手法和舞臺呈現上給予了作品全新解讀——舞臺被設計為一個嵌套結構,臺上是一個寬敞的綠色的迷宮,從凡爾賽宮花園得到靈感,迷宮之中則是冰箱、電腦等家具和家用電器,代表著每個人都會感同身受的一個錯綜復雜的階級社會的內部關系。《偽君子》中,導演通過角色行為表現他對21世紀網絡時代下人們境況的思考,看過的觀眾稱它為“舞臺版《黑鏡》”。舞臺上方的屏幕中會投出奧爾貢在社交網絡中發布正面的內容、而他的女兒則在切換著自拍濾鏡、答爾丟夫和奧爾貢的個人形象宣傳片也在這方屏幕上播放……如果你對這部作品感興趣,那在正式看戲前,知道下面這些事,助你有更好的觀戲體驗。

  學表演出身

  奧斯卡·科索諾瓦斯出生于1969年的立陶宛。他從小就對表演情有獨鐘,在立陶宛音樂戲劇學院最初學習的是表演,但很快就展露出過人的導演才華。

  大一時奧斯卡執導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HERE TO BE THERE》,這部戲讓他在學校里聲名大噪,給了奧斯卡很大的信心做一名導演。

  奧斯卡早期作品大多來自20世紀的俄羅斯先鋒派作家。在學生期間,他就改編了俄羅斯20世紀早期先鋒戲劇家達尼爾·卡姆斯和亞歷山大·范登斯基的作品《就那樣吧》、《老女人》、《你好,新一年的桑婭》戲劇三部曲,從此奧斯卡在歐洲戲劇世界獲得廣泛認可。

  29歲組劇團

  從立陶宛音樂戲劇學院畢業后,奧斯卡進入立陶宛國家話劇院做導演。但由于個人強烈的戲劇風格,他在1998年離開了立陶宛國家話劇院,創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OKT劇團,那年他29歲。雖然OKT劇團是以奧斯卡名字為名,但他卻公開表示過,自己并不是那個給劇團命名的人。“當我還在立陶宛國家話劇院工作時,人們就已經用我的名字來指代我的作品,稱之為‘OK戲劇’,創團后我們為了不引起混淆,沿用了別人對我們的這一稱呼。”劇團最初核心成員只有7人。OKT的演員從不受斯坦尼或梅耶荷德等某一學派的影響,甚至還有受到鈴木忠志訓練方法的演員:“要說我的風格和其他大多數學派有什么不同,主要差別在于其他大多數學派都在教演員如何融入角色,而我讓演員利用他的角色來成為他自己。”

  中國觀眾對奧斯卡和他的OKT劇團更為熟悉是因為,2017年OKT攜“排練場”版契訶夫名作《海鷗》參加烏鎮戲劇節,得到的反響與關注度絲毫不亞于當年烏鎮戲劇節開幕大戲《葉甫蓋尼·奧涅金》。但其實早在2014年北京“國際戲劇奧林匹克”上,他的“化妝間”版《哈姆雷特》就讓立陶宛戲劇在中國觀眾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2016年他還以立陶宛國家話劇院導演的身份攜作品《大教堂》參加了首都劇場精品劇目邀請展。

  此次奧斯卡帶來的最新作品雖然并不出自熟悉的OKT劇團,但它依然沿襲了奧斯卡本人的創作風格,《偽君子》是部聚集了立陶宛當下最優秀戲劇制作班底的喜劇,也是2018年阿維尼翁戲劇節主單元邀約作品。

  大獎最年輕獲得者

  奧斯卡擅長獨特的舞臺語匯,他曾于2002年憑借《俄狄浦斯王》獲得立陶宛最高戲劇獎“金舞臺十字獎”,并在當年獲得歐洲戲劇界的權威大獎——歐洲戲劇聯盟大獎,是該獎項歷史上最年輕的獲獎者。2009年,奧斯卡·科索諾瓦斯本人被授予法國文藝騎士榮譽頭銜。

  奧斯卡的“神奇”作品

  奧斯卡的劇目創排都會緊密圍繞其藝術理念——“當代戲劇必須反映當今時代,有時甚至要超前,對未來有預見性和對現實有警示作用”,從他過往的作品里能窺見其創作風格。

  廚房版《羅密歐與朱麗葉》

  2008年國家大劇院上演的《羅密歐與朱麗葉》是奧斯卡首次帶到中國的劇目。這版極致戲謔,作品將這部莎翁悲劇放置于一個嘈雜紛亂、面粉飛揚的廚房里,將幾百年前的莎士比亞故事置于現代兩個家庭間的恩怨,并且以充滿現代的幽默感甚至是音樂劇的表演方式演繹,前半部為喜劇、后半部為悲劇也是全劇的一大看點。

  化妝間版《哈姆雷特》

  OKT這版《哈姆雷特》在文本上幾乎沒有做出任何改動,身兼本戲舞美設計的奧斯卡將九張帶鏡子和冷光燈的化妝桌當做全劇的核心道具,九位演員坐在桌前對鏡中的自己從竊竊私語轉向高聲吶喊“你是誰!”此版《哈姆雷特》全戲沒有一句新創臺詞,完全通過對原著文本的刪減、挪位和重組來完成,最著名的“生存還是毀滅”,奧斯卡的處理比莎翁正本晚兩個劇情段落。

  排練場版《海鷗》

  這版《海鷗》的舞臺就像是一個“排練場”,演員們在舞臺左側坐成一排“候場”,戲份到誰誰便起身上場,仿佛在進行一場“彩排”。在大部分版本《海鷗》的結尾里,依照原作,男主角自殺后,眾人有一個對男主角母親隱瞞的步驟,但OKT這版故事,則是在醫生說出“乙醚瓶子炸了”之后全劇戛然而止,給觀眾留下了一個開放式結局。

  采寫/新京報記者 劉臻

+1
【糾錯】 責任編輯: 楊瑩瑩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廣州之夜”閃耀夏季達沃斯論壇
旅游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旅游小鎮助力脫貧攻堅
中意在重慶開展聯合警務巡邏
中意在重慶開展聯合警務巡邏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探秘神奇的下渚湖

?
010030101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02482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