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看病不花錢,何必要出院!“兜底過度”惹出新麻煩
2019-07-02 08:05:26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導讀

  啃脫貧攻堅的硬骨頭,既需要廣大基層干部真幫真扶,也需要貧困戶自強不息、苦干實干。然而,當前部分貧困地區人為拔高“兩不愁三保障”標準,“加碼”干部扶貧任務,造成一些扶貧政策“福利化”傾向。經如此“過度幫扶”,一些地區不僅負債壓力加大,貧困戶脫貧內生動力也減弱。

  貧困戶甩鍋,政府背鍋

  今年春節前,西南某貧困村一名貧困群眾患了小病,本來在鄉鎮衛生院就可治療,他卻一路打車到縣醫院要求住院。不僅如此,在治療痊愈后,醫院多次讓其出院,他都賴著不走,連春節都在醫院過的。

  后來村干部才知道,該貧困群眾在外打工的子女春節不回家,他覺得一個人過春節沒意思,還不如在醫院待著。當地扶貧干部告訴半月談記者,這名貧困戶住院一個月,就付了5塊錢。

  無獨有偶。在中緬邊境的一個貧困村,一名少數民族貧困群眾傍晚時對駐村干部說,自己生病了要去省城看病。駐村扶貧隊員連夜開車將他帶去診斷、開藥,都搞好后該貧困群眾賴著不走,還給包村領導打電話,說自己要住院,讓領導去看他。

  他的想法也很“實際”:反正住院不用花自己什么錢,還能在省城待著,有吃的有住的,何樂而不為?不過這可苦了駐村扶貧隊員,輪番做思想工作,還找來村干部一起勸,才把他“請”了回去。

  如此荒唐事的發生,根源就在于部分地區扶貧政策過度兜底。看什么病都不要錢,上什么學都免費,安置政策性住房遠超標準,還有環境衛生、贍養老人等方面的“好政策”,幫扶出不少“懶漢”。

  “我的廁所壞掉了,之前是你們村里弄的,現在你們要找個人修好。”在西南某貧困村,一個貧困戶搬遷房廁所的沖水設備壞了,本來自己動動手就能修好的事,他卻到村里找了好幾次,讓村干部給他修。

  在一些地方,為了讓貧困戶養成講文明、愛衛生的習慣,村干部、駐村扶貧隊員輪流上門給貧困戶打掃室內、房前屋后的衛生,但收效甚微。有貧困戶不僅沒有改掉不良的衛生習慣,還主動找扶貧干部來打掃衛生。不僅如此,有貧困戶直接給駐村第一書記打電話說,你怎么不幫我摘茶葉。

  西南某貧困村一個老年貧困戶,3個兒子在外務工,都不給贍養費。前一段時間,老人病重將要去世,村干部聯系了多次才聯系上他的兒子,但他們都拒絕回來料理后事,最后還是政府兜著。

  該村另一個貧困戶要修廚房、裝修,但因其自身沒有勞動能力,駐村第一書記給他家3個兒子打電話,結果就一個兒子接了電話。

  “我是你們的第一書記,你出去兩三年,怎么連一分錢都不寄回來。”“我沒錢,花光了。修房子你們政府不應該幫著干嗎?”

  超能力兜底易生后遺癥

  “貧困戶甩鍋,政府背鍋”怪象的背后,是當前一些地方出現扶貧政策“福利化”傾向,這給決勝脫貧攻堅埋下隱患。

  原本按照中央政策要求,有條件的地方,可以結合實際需求和醫療服務及保障水平,擴大專項救治的人群及病種范圍。半月談記者了解到,有的地方提出“136”醫療扶貧政策(貧困人口在縣域內、市級、省級定點醫療機構住院,個人年度醫保目錄內自付費用分別不超1000、3000、6000元),有的地方甚至制定了全兜底的免費醫療政策。

  盡管一些地方認為,當地建檔立卡的貧困患者人數并不多,2020年前的兩三年內采取高標準救助所帶來的壓力尚能承受。然而,如此短期救急政策,產生的后遺癥不可小覷。

  “目前看,省里的醫保基金還能兜得住,但這個政策的可持續性是個大問題。”西部某縣扶貧工作組副組長告訴半月談記者。

  據了解,在貧困人口“大病兜底”的利好信號釋放出來后,貧困人口就醫需求出現爆發式釋放。部分貧困縣醫院門診量和住院人次翻番增長,有西部省份貧困縣已經出現了醫保基金觸底。

  “過度幫扶”還導致獎懶罰勤,助長了爭當貧困戶、不愿意脫貧、不愿意摘帽的不良風氣。一些貧困戶甚至認為,所有事情都是政府應該做的,缺乏脫貧內生動力。

  與此同時,“過度幫扶”還加劇了非貧困戶的心理失衡,影響基層和諧。大病兜底政策令貧困戶拍手叫好,而非貧困人口,尤其是生活在農村的貧困邊緣人群抱怨聲音大:“我家條件跟他家條件差不了多少,憑什么看一樣的病,他能兜底不掏錢,我就要花好幾千?”

  目前,不少基層干部對過高標準的扶貧政策都表示擔憂:2020年后政策是否繼續保持?能保持幾年?如果不能持續,政策落差會不會引發新一輪矛盾?

  兼顧長遠,不可“一兜了之”

  部分扶貧干部認為,在細化落實中央精準扶貧政策時,各級政府部門應該嚴格對標“兩不愁三保障”,優化扶貧幫扶的路徑,完成消除絕對貧困的目標。吊高貧困戶胃口和降低扶貧標準都不可取。

  同時,加強群眾教育,真正激發內生動力必須更加重視。精準扶貧不僅要讓貧困戶口袋脫貧,更要實現思想脫貧。在扶貧政策充分供給的情況下,扶貧干部應該讓貧困戶知道惠從何處來,提升他們對扶貧政策的獲得感,增強他們脫貧的自信心。

  云南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社會工作研究所所長向榮認為,幫扶過程中,要從受助者個人和家庭的資源和能力出發,盡量培養受助者的主體性和內生動力。

  一些基層干部群眾還建議,政府制定政策不可只為解決眼下問題而不考慮長遠,應盡快研究形成符合實際、可持續的扶貧保障長效機制。(楊靜 孫亮全)?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仲夏梯田景如畫
仲夏梯田景如畫
科學家的“七一”
科學家的“七一”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藝術節藝術精品巡演啟動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藝術節藝術精品巡演啟動
河北灤州:荒山變身富農生態園
河北灤州:荒山變身富農生態園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697102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