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日本重啟商業捕鯨,不止為了經濟利益
2019-07-02 08:46:49 來源: 解放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7月1日上午,捕鯨船隊從山口縣下關市港口啟程,開啟為期數月的捕撈活動。隨著捕鯨船魚貫出港,在日本被“禁閉”31年的商業捕鯨全面開禁。

  這一消息引起輿論關注,特別是一些環保人士,甚至驚呼日本又要制造一個“海豚灣”?既然已禁止了30多年,日本為何要取下“封印”,重操舊業?

  “身在曹營心在漢”

  重啟商業捕鯨始于去年日本驚世駭俗的“退群”決定。

  去年9月,在巴西召開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大會上,日本提出重啟商業捕鯨提案,但是遭大會否決。這是日本數次重提放開商業捕鯨卻又數次被拒的其中一次而已,不過或許是把日本“逼上梁山”、最終拋棄組織的最具決定性的一次。

  日本在1951年加入國際捕鯨委員會成為“會員”。1986年,IWC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禁止締約國從事商業捕鯨。日本在兩年后,即1988年停止商業捕鯨。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當時,支持捕鯨的國家認為,一旦各國就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共識,這條禁令就能解除。誰知,30多年來,這道禁令幾乎變成準永久狀態。

  日本顯然“身在曹營心在漢”,雖然受到公約束縛,卻一直想突破制約,恢復自由身。它屢屢以小須鯨等部分鯨魚種群數量回升、相對充足為由,反復向IWC提議重啟商業捕鯨。同時,日本還極力推進委員會就可持續捕撈配額達成協議。但是遭到歐盟、美國和澳大利亞等成員反對,始終未果。

  在日本看來,IWC須承擔保護和利用鯨魚資源的“雙重職責”,但IWC部分成員僅關注鯨魚保護,卻拒絕準許合理利用這類資源。

  于是,安倍政府在去年12月26日不再拖延,果斷宣布“退群”。成員資格會在半年之后,也就是今年6月30日終止。而商業捕鯨活動也在次日即7月1日(昨日)正式恢復。

  共同社稱,這是日本自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退出的第一個主要國際組織。

  分析人士認為,日本之所以會“離經叛道”,可能是意識到在IWC框架內尋求重啟商業捕鯨的希望已經渺茫。因為若想重啟商業捕鯨活動,須獲得IWC四分之三成員的認可。但是,目前在IWC 89個成員中,半數以上持反對態度。考慮到批準門檻很高,所以日本決定以“退群”來擺脫制約。

  自民黨的加分項?

  只是日本為什么那么迫切渴望恢復商業化捕鯨?不惜“自毀形象”也要孤注一擲?

  日本農林水產大臣吉川貴盛給出一條很實惠的理由。他說,食用鯨肉是日本的傳統飲食文化,希望重啟商業捕鯨能夠帶動地方經濟復蘇。

  在專家看來,日本重啟商業捕鯨背后不限于此,包含多重考量:經濟與政治利益、文化因素乃至國家戰略。

  日本是高度依賴漁業資源的國家,捕鯨活動已形成頗具規模的市場。僅太平洋沿岸地區,日本就有捕鯨船1000艘,捕鯨業還關聯大約10萬日本人的生計。若放開商業捕鯨,會給日本漁業等相關行業發展帶來利好。“如果鯨魚肉能更容易獲得,價格就會下降,大眾消費也會增加。”一名鯨魚肉加工者說。據日媒報道,鯨魚肉預定于今年8月底前后上市。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副研究員陳友駿認為,在國民經濟層面,日本重啟商業捕鯨可能還想實現兩個目的。一是日本國內糧食自給率很低,未來若能把鯨魚肉搬上餐桌,多少能填補食物供需的缺口。日本《每日新聞》稱,二戰之后,鯨魚肉曾幫日本人熬過缺糧時代。據農林水產省統計,日本1962年度鯨肉消費量達23萬噸。

  二是通過商業化捕鯨推動農林水產品的出口戰略。“鯨魚肉可以作為未來日本高級食材出口的主要抓手,并以此擴大日本的農林水產品對外出口。”

  上海社科院國家高端智庫資深專家、上海交大日本研究中心顧問王少普還補充道,鯨魚生存需要捕食大量其他魚類,比如藍鰭金槍魚、秋刀魚和烏賊等。一頭巨鯨一天消耗近兩噸食物,再加上鯨魚成群活動,不利于海洋漁業資源發展。

  經濟好壞自然與政客的選票和仕途深度捆綁。日本媒體稱,來自傳統捕鯨地區的自民黨議員等要求“退群”恢復商捕的呼聲高漲,這也構成了安倍政府作出決斷的背景。

  眾所周知,在日本政治版圖中,從事農林漁業和出身農村的選民是自民黨的重要票倉,自民黨自然不會放棄。而且為了選票,自民黨一直在給農民與漁民高額補貼。要知道,日本國會參議院選舉即將在本月舉行,在月初“適時”重啟商業捕鯨,對自民黨來說未嘗不是一個加分項。

  “捕鯨情結”驅動?

  除經濟和政治方面的考慮外,文化因素或許也是日本執意恢復商業捕鯨的驅動力之一。

  據日本《每日新聞》報道,日本自繩文時代就有捕鯨文化。“日本將捕鯨和食用鯨魚視為日本文化的一部分。日本沿海地區的許多社區從事捕鯨活動已綿延幾個世紀。”BBC報道。

  在這一文化背景下,日本民眾有著很深的“捕鯨情結”。據BBC援引的數據,日本此前每年捕撈約200至1200頭鯨魚。

  日本政府2018年調查發現,大約7成日本人支持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還有報道稱,大多數日本人認為國際社會反對捕鯨是“日本受欺負、日本文化不被尊重”的表現。

  “盡管受到外界一些非議,但日本確實有捕鯨和食用鯨魚肉的傳統。”王少普說,日本此前一直以科研名義,在南極海域及西北太平洋捕獵鯨魚,只是在數量和品種上受到控制。如今,日本把原來的科研捕撈轉變為商業捕撈,可以用來銷售,在市場上流通。

  有評論指出,鯨魚是沿海漁民的傳統食物,但是擺上日本普通民眾的餐桌卻是二戰之后的事。上世紀40年代末到60年代中期,鯨魚成為日本最大的單一肉類來源。但由于1986年實施捕鯨禁令,鯨魚肉價格被推高,從此變成一種奢侈食品,食客逐漸變少。而在“嬰兒潮”時期出生的日本人,對鯨魚仍有一定程度的懷舊之情。

  戰略轉變的開端?

  開禁商業捕鯨最深層的動因或許還牽連戰略問題。

  從日本去年底罕見“退群”可能就顯露端倪。二戰后,日本幾乎沒有脫離國際組織的先例,“此次罕見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對于一貫重視國際合作的日本來說是一次重大戰略轉變。”日本共同社評論道。

  上海對外經貿大學日本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全國日本經濟學會副會長陳子雷指出,日本懷揣海洋強國之夢,但在實現過程中,日本一直覺得受到挑戰,特別是在涉及海洋權益方面,比如圍礁造島(日本曾想把沖之鳥礁變成島)就受到批評。商業捕鯨涉及海洋動物保護問題,為了獲得捕鯨的權利,一向謹遵國際組織規則的日本也不惜選擇退出IWC以重啟商捕活動,說明日本不愿再受到約束,透露出日本對待海洋事務的態度在趨于強硬。至于日本是否在推動戰略轉型,值得觀察和關注。

  陳友駿認為,重啟商業捕鯨只是一個戰術動作,背后則隱含一個更為綜合、更為龐大的戰略計劃。一方面,在涉海問題上,日本希望未來能在海洋資源的利用開發方面實施大規模投入,恢復商捕能為以后開發和利用海洋資源做好鋪墊。另一方面,日本的國家戰略定位就是海洋國家,它志在成為海洋大國,希望依托海洋問題入手,在全球政治經濟舞臺上取得引領和決策地位,而重啟商業捕鯨只是個開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劉鐘靈 謝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仲夏梯田景如畫
仲夏梯田景如畫
科學家的“七一”
科學家的“七一”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藝術節藝術精品巡演啟動
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化藝術節藝術精品巡演啟動
河北灤州:荒山變身富農生態園
河北灤州:荒山變身富農生態園

?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75318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