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三大籌款平臺難保信息真實 提交PS診斷證明也能過審
2019-05-08 08:19:59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三大網絡籌款平臺均設限50萬,均不保證發起籌款信息完全真實

  眾籌申請提交PS診斷證明也能過審

  提交PS診斷證明,輕松籌審核通過。輕松籌截圖

  三家眾籌平臺都會顯示此類“發起人承諾書”。愛心籌截圖

  愛心籌不斷發通知,提醒轉發鏈接。愛心籌截圖

  近日,“德云社相聲演員吳鶴臣患病,家人眾籌百萬”的消息引發公眾質疑。資產情況是否會影響眾籌標準?籌款金額是否過大?網絡眾籌平臺是否擔負起了審核責任?新京報記者嘗試在輕松籌、水滴籌、愛心籌三大網絡眾籌平臺發起籌款申請,發現提交并通過審核十分容易,病情、醫療費用、財產狀況等不會影響申請金額。三家客服告訴記者,可以先轉發鏈接籌款,相關證明材料之后慢慢補齊。

  體驗1 設限50萬 三家平臺要求不同

  記者分別登錄三家網絡眾籌網站,輸入手機號后,即被引導至各自公眾號平臺填寫信息。三家平臺信息填寫內容大致相同,包括眾籌金額、求助說明、發起人/求助人身份證號、醫療證明等信息。

  眾籌金額上限方面,水滴籌在超過50萬元時彈出“籌款金額不能超過50萬元”的提示信息;輕松籌在金額超過50萬元時彈出新要求,需填寫大額籌款的病情及目標金額,或者上傳證明材料圖片;愛心籌提示“目標籌款額不可高于50萬元,確因治療需要籌款大于50萬,請發起多個籌款項目”。

  其他內容填寫上,輕松籌在疾病名稱部分顯示“如不清楚具體疾病可不填”;記者填寫水滴籌的求助說明與診斷證明內容并不相符,但未影響申請通過。

  體驗2 明顯PS的證明最快2分鐘通過

  為測試網絡眾籌平臺審核情況,記者使用一張像素較差、存在PS痕跡的診斷證明分別在三家平臺進行提交。

  水滴籌、愛心籌2分鐘審核完畢,并顯示可以進行轉發籌款;輕松籌1分鐘后駁回申請,要求補充申請患者姓名、疾病、醫院、費用等內容。記者添加一疾病名稱后再次提交,申請即被通過。此外,水滴籌和愛心籌還設置了一對一客服指導填寫,但在聯系過程中,兩名客服并未對申請人信息做過多核查。

  記者轉發測試發現,三條求助鏈接均可正常接受捐款。

  值得注意的是,PS的診斷證明,將確診(病情加重)時間與證明出具時間設計相距超過四年,但從提交申請到審核通過,未有一家眾籌平臺提出質疑。

  體驗3 三平臺均顯示用戶協議類內容

  將一切填寫完畢后,記者看到提交鍵之上有一行小字“我已閱讀并同意”,三家平臺顯示了《個人求助信息發布條款》《用戶協議》和《隱私政策》等類似協議。

  再次點開才能看到相應內容,其中寫道,發起人、求助人應對提交資料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負責,不得虛構隱瞞真相。平臺不向發起人及求助人收取任何費用,不對最終籌款做任何承諾。

  通過平臺發布的任何信息,平臺并不能保證其完全真實或完全準確,捐款人應進行理性分析、判斷后決定是否捐贈、資助。

  三家平臺相關協議均提出,若平臺發現發起人有任何虛假、偽造和隱瞞行為,有權獨立判斷并采取終止籌款等措施。

  輕松籌還提出本平臺有權在必要時修改本協議條款。本協議條款變更后,如果您繼續使用本服務,即視為您已接受修改后的協議。

  記者在點開相關求助鏈接時發現,在資料證明部分有一行相對較小文字提示:該項目信息不屬于慈善公開募捐信息,真實性由信息發布個人負責。但在點開支付頁面時則未出現相關提示。

  ■ 追訪

  客服:可以邊籌款邊補材料

  記者聯系三家平臺客服人員,均表示,因每期籌款期限只有30天,可以一邊籌款一邊補充相關材料。

  籌款結束前資料補充完整即可,病情、醫療費用、財產狀況等材料對籌款金額沒有影響。

  當記者問到是否會找醫院進行信息核實時,只有水滴籌稱如果后臺檢查提交材料存在明顯問題,會從患者處獲得醫院科室聯系方式進行核實。

  ■ 觀點

  賈西津(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平臺應明確關鍵信息提示

  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賈西津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雖然網絡平臺不能對信息真實性負無限責任,也應當提出證明要件的詳細全面要求,明確申請流程中信息真實、信息披露、責任自擔等關鍵信息的提示。

  賈西津認為,為方便用戶,平臺在信息填寫過程中,用戶界面、操作難易程度等可以通過提供服務簡化,但關鍵環節不可或缺。一方面是申請流程上的完善,讓參與者清晰地意識到自己必須承擔的責任,比如增加聲明簽字、責任自擔、權利知情等明確的簽署環節;另一方面,信息公開上要讓社會有發現的機制。此外,還應建立應急預案,一旦涉及違法問題即對責任人追責。

  賈西津認為,目前整個社會要加快建立“信息由個人負責”的機制。他表示,當前我國社會存在機制倒錯的問題,將保證信息真實性的責任推給監管者,因而才會有人“鉆空子”。應通過流程完善,讓參與者意識到責任邊界;通過實質性懲罰,讓參與者不敢造假。“層層監管審核過多并不見得是好現象,容易讓主體放松責任意識,將責任轉嫁給審核者。”賈西津說。

  新京報記者 馬瑾倩

+1
【糾錯】 責任編輯: 閆丹丹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多彩民俗迎立夏
多彩民俗迎立夏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澳“伊拉瓦拉之翼”航展落幕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北大博士:我在雄安當村官
樂享“五一”假期
樂享“五一”假期

?
0100501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128427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